您所在当前位置:岳阳高速 > 巴陵文苑 >

零度以上的风景

发布时间:2019-11-07 来源:石华养护所 作者:胡红 点击数:

“是笔在绝望中开花,是花反抗着必然的旅程,是爱的光线醒来,照亮零度以上的风景。

——北岛

十一月气温骤降,我独自在楼上看书,对面是一排居民楼,阳光照着,像橘子汁里浮着的冰块。

居民楼一层住了一对爱干净的老人,老太太正给老爷子喂药,小小的药丸,老太太递一颗,老爷子接过来,吞下,吃的不紧不慢。我收回目光,不经意间看见了窗角的一片绿色,那是一片幽深的绿,静谧的绿,仿佛有一股生长的力量随时准备喷薄而出。

是了,那是一种很常见,却鲜少有人知道学名的花。清代才子袁枚曾写过一首诗来赞美它: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,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”这是苔米花,它很小,在宇宙的广袤前只是一粒微小的尘埃;它很大,几乎每个阴暗潮湿的角落都能发现它的存在。苔花的小,让它被人们所忘记,但是没关系,它们可以躲在角落的一隅,向着开花努力生长,等到所有苔花一齐开放,纯洁无瑕的白将覆盖黑色的墙角,但还会剩一些绿,这些绿是苔米花永恒且旷日持久的生命力。

我有时也会想,人和苔花很相似,我们经常会无法遵循自己内心的意愿,和苔花一样不得不摸黑生存。很多人都说,人要学会向阳而生,但是苔花只能向阴而生,这是它们的命,也是它们不能选择的选择。倘若人各有命,那就把自己放的低一些,再低一些吧,把自己当做花,就要时时担心被摘去,不如把自己当做泥土,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路。

但是,这个放低不代表卑微,不代表一辈子屈服在阴沟里,不代表我们要向生活低头,我们只是在忍,等下一个春天来临,那些冬天暗夜里流过的泪水,都会变成新的肥料。

记得南非那位领导黑人独立的总统曼德拉,他在一次演讲中说了这样一段话:“如果天空是黑暗的,那就摸黑生存,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,那就保持沉默,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,那就蜷伏于墙角,但绝不能嘲笑那些勇敢又热情的人们,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,不可扭曲如蛆虫。”

所以,我想像苔米花那样生长,虽然生活让我看见的是黑暗,但仍有一片蓬勃的绿色,会在零度以上盛开,成为零度以上的风景。

热点新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