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当前位置: > 巴陵文苑 >

在路上

发布时间:2018-12-03 来源:梅仙收费站 作者:李鑫 点击数: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一连数日阴雨,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阳光。晴天白日微风温软,孤身一人坐在岗亭内,看飞机划过巨大苍穹,蔚蓝的天空被一道白色弧线切割开来,像是被水晶球包裹着的少女心事,毫无边际的蔓延和碎裂着。手指般大小的飞机里正往不知名的地域驶去,一如往日迷离的你我,在众多航线里穿梭遨游,只为寻个坚实的港湾。
        院里的梧桐开始为这个季节书写上最后的篇章。是晨间早起,铲车里盛满的金黄堆物;是吃完午饭散步在小径深处,发梢或者额头被凋零的落叶骤然亲吻;是站在树荫底下抬头张望,脸上散发出细微的金灿灿的光芒。枯黄叶片上纹路纵横有序,直看的惊心动魄。实在是不忍它们化做泥土尘埃,故而把一些叶片拾捡起来,装进洗净的风干的陶罐里,用来制作标签或书签,送给朋友或者闲时观赏。把美的事物用到实处,是对它们最大的尊重和喜爱。
        因同事响应号召,站部组织报名参加了平江县第六届毅行活动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自然是乐得参与。16.8公里的体验路线,没有想象中的困难,却也着实不易。比赛当天,参赛人数遍布广场和街道,空中弥漫着淡淡雾气,哨声从主席台处传来,壮大的队伍便开始前行,我与同事实在是不喜被挤身于人群中,一致达成共识要走到队伍的前头些去,好避免这种被动的漫长跋涉。于是穿过人群一路小跑,到达一签到处时,已从落后的几干名一跃到二十多名。想着后面还有成百上千的毅行者和我一样步履不停的往前行进着,便愈发加快了脚步,到第二签到处仍处于领先名次。许是太久没锻炼,至全程的一步时,体力已经到了上限,呼吸时而急促,脚踝处也开始隐隐作痛。为了能完成全程挑战,我改慢跑为快走,以便留存实力做最后的冲刺。同事的状态明显胜我太多,脚步轻快面部表情十分自然,想来是平时经常运动所致。他放下速度同我一起疾走,并劝我停下来休息片刻,我摇头拒绝,双腿异常酸胀的情况下,若是中途休息,便很难再往前行走。中途时常碰到有人搭乘车辆,心里十分鄙夷却也不愿去说三道四,只顾看脚下的路并快速前行,其它的都不重要。后与同事说起,同事答说:“今天的毅行好比人生的马拉松,有人快有人慢,有人选择捷径有人中途换道,但依然有人一腔热血勇往直前,这个时候我们要赢的从来不是身前身后的名次,而是我们自己。人首先是做自己的裁判,才得以分成败定胜负,你选择何种方式抵达终点,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
        后来旭日东升,人群不再密集,我也终于越过终点线,取得了较好的名次。这些天里我总是特别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回头,庆幸自己没有半途弃行,不断前行和坚持不懈使我突破了自己预想中的“不可能”,我不禁为这小小的胜利而鼓掌喝彩。
       人有时候会一瞬间长大,比如脚踏实地越过毅行终点线的这一刻。

热点新闻:
上一篇:回忆是一条河
下一篇:没有了